31小说网 > 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 > 159、159.天天联系

159、159.天天联系

159.天天联系

见戚屿眼里满是笑意, 傅延昇才反应过来,对于捉弄自己这件事,戚屿本就乐在其中。他对戚屿心怀亏欠, 丝毫不以为恼,见戚屿高兴, 仿佛也获得了极大的安慰。

傅延昇深吸了两口气,强按下自己的欲念和渴求, 对戚屿道:“跟你说个正事。”

戚屿:“什么?”

傅延昇:“司家的事马上就有定论了。”

戚屿一惊:“这么快?”

他们美薇办邱如松的案,为收集详细证据拖了整整一年才开庭,可司泽他们从被抓到现在,才过了三个月。

傅延昇道:“我只能说这些, 你有空提醒一下你爸, 让他做好准备,但不要告诉他这是我说的。”

戚屿又是一愣,反问道:“这事你也不能说?”

傅延昇:“当然。”

戚屿:“那为什么告诉我,这不违反你的原则么?”

傅延昇苦笑:“你说呢?”

戚屿一时心情复杂, 两人隔着屏幕对视数秒,傅延昇才解释:“没关系, 这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机密, 因为不会影响大局, 就算被人知道我告诉你了, 也顶多记个过。”

戚屿不自在道:“如果不能说, 以后就不用告诉我了。”

傅延昇笑了笑:“嗯。”

两人又聊了几句专业和工作方面的事, 包括戚屿那个大论文的选题、内容和方向, 等快睡了,戚屿才念着傅延昇方才的“牺牲”,让对方“如愿”了一把。但也没叫人彻底尽兴, 反而在关键时刻切断了视频,让傅延昇更加欲求不满、思之如狂。

第二天,戚屿就给爸爸打了个电话,旁敲侧击地问了问司源集团对司氏股份转卖的情况是否准备充分。

戚源诚道:“我已经知会过一些股东和之前关系融洽的合作方接收司氏的股份,但不到关键时刻,谁都无法确认他们是否真的会照做,毕竟钱现在还在人家口袋里,商人重利,这种情况,大部分人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是有良心了。”

戚屿正感慨现实残酷,又听戚源诚沉声问:“你最近和那个姓傅的,还有联系么?”

戚屿暗叫了声“糟糕”,昨晚还打了限制级视频电话呢,但在父亲面前,他当然不敢如实回答,只说:“有,但不多。”

戚源诚哼了一声,不知道是“哼”戚屿,还是“哼”傅延昇,气息里全是怨忿。

戚屿讪讪然不知如何作答,赶紧转移话题道:“妈妈最近还好吗?”

戚源诚语调一扬,反问:“她没给你打过电话?”

“没有,”戚屿听出爸爸语气陡转,忙追问道,“妈妈怎么了?”

自从司家出事,他们返回海城,戚源诚和姜莹就一直留在国内,现在唯有戚屿一人因学业呆在美国。

戚源诚一顿:“让你妈自己跟你说吧!”

现在是国内的晚上,戚源诚估计是在家里,直接转交了电话,没过几秒,手机那头就传来了姜莹的声音:“喂?是戚屿啊。”

戚屿:“嗯,妈妈,家里都还好么?”

“都挺好的,”姜莹与他说了两句家常,沉吟片刻,居然也问了一句,“你呢?和小傅还有没有在联系么?”

戚屿低声道:“在的,天天联系……”

不想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父亲的怒吼:“天天联系!?我刚问你你怎么还说联系不多?戚屿!你对爸爸就这么不诚实?”

戚屿吓得打了个寒噤——他爸居然没走?手机还开了外放!?

正尴尬,忽闻姜莹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源诚,你先出去,我跟戚屿说两句。”

他爸登时哑了火,手机声音似乎也调了过来,只听男人嘀嘀咕咕着远去了。

姜莹重新拿起手机,对戚屿道:“你这孩子,心里有什么话,也很少跟家里人说,不管今后你和傅延昇是什么关系,恋人也好,朋友也好,人一辈子能碰上这么一个知心人,就已经是一桩幸事。你爸爸只是旧观念根深蒂固,爱之深,责之切,他一时转不过弯来,对你态度不好,你也要多体谅他。”

戚屿当然可以体谅,但他想起妈妈从始至终毫无异议的支持,又忍不住问:“可是妈妈,如果我真和他这样不明不白地过一辈子了,您也会祝福我吗?”

姜莹:“小枫和凌可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过这个问题了,你们选的这条路本就不好走,如果连家人都不能够支持,岂不更添苦楚?你爸原先期盼你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也不过是希望你能享受到最圆满最幸福的人生,只要你和他在一起是开心的、幸福的,你爸爸早晚有一天也会送上祝福。”

姜莹的安慰让戚屿心里好受了许多,但想到爸爸方才的语气,总觉得这并非对方希望妈妈跟自己说的话,随即又问:“妈妈,最近真没什么别的事?”

“确实有一件事,”姜莹迟疑片刻,才淡笑着道,“你和戚枫,可能要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

小弟弟或者小妹妹?爸妈要领养小孩么?等等,戚屿愣了两秒,不确定地问:“妈妈,你怀孕了?”

姜莹“嗯”了一声,语气里满溢着幸福。

戚屿又惊又喜,但喜悦只是一瞬的,他很快又紧张起来:“但你都四十六了吧?再生个宝宝,身体会不会吃不消?”

姜莹“噗嗤”一笑:“你跟你爸还真是父子俩,他刚听说这件事,也跟你一个反应……你放心吧,虽然算是高龄,但我问过医生,现在医疗水平先进,只要孕期好好调理,定期产检,尊崇医嘱,不会有太大问题。”

戚屿蹙眉:“真的?”

他对生产虽然没有相关的了解,但好歹高中时也上过生理课,听老师说过三十五岁以上就是高龄产妇,生孩子会有一定的危险。

姜莹轻叹了一口气,柔声道,“戚屿,我跟你爸分开十年再复婚,实属不易,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当年这么重的事业心,反而想再好好地当一次母亲……这孩子来得正合我的心意,我希望你们都能支持我。”

戚屿心中思绪万千,沉默了数秒,才道:“妈妈,要不要生孩子,决定权在你,如果你平安生下小宝宝,自然是皆大欢喜,但我想,不管是我、戚枫,还是爸爸,您的健康和安全在我们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姜莹道:“妈妈知道你们会担心些什么,你放心,如果医生说有风险,妈妈就拿掉他。”

这时,手机那头又传来了戚源诚的嘀咕声:“还没说完?都快十点了,小心累着你的身子……”

姜莹对着电话道:“行了,戚屿,妈妈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在国外,也要多注意身体。”

戚源诚:“等等,电话给我,我再跟你儿子说两句。”

转瞬电话就重新落到了戚源诚手里,“你都知道了?”戚源诚似乎边说话边换了个地方,压着声音道,“我也劝过你妈妈了,她非要不可!”

简简单单一句话,道尽了戚源诚对妻子的担忧以及对戚屿那一缕难以名状的期盼,戚屿仿佛感同身受,越发愧疚难安:“爸……”

戚源诚长叹了一口气,打断他道:“算了,都别说了。你妈说这是好事,希望真的是好事吧,你之后有了空,多给她发发消息,多关心她,医生说了,怀孕的女人激素水平不大稳定,比往常要敏感……”

戚源诚向戚屿背诵了一遍医嘱,这些分明是他自己要做的事,这样喋喋不休地说给戚屿听,仿佛也在表现他自己的焦虑。

父子俩相依为命十年,对戚屿而言,戚源诚不仅是望之如岳的父亲,也是需要照顾与陪伴的大人。他一一应声,承诺父亲会照做,父子二人因傅延昇而闹僵的关系在这一应一答间似乎也慢慢缓和起来。

挂电话后,戚屿抽空在网上搜了不少与高龄产妇生育相关的科普,看完后对姜莹的现状更是担忧,他本就早熟,二十二岁的年纪若是在古代没准都有子嗣了,想着即将要有个快出生的小弟弟或小妹妹,戚屿的压力丝毫不比戚源诚小。

过了一周左右,司家的判决果然下来了。

司厉与司泽因涉及内幕交易、操纵股市、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等罪被罚一百六十亿,分别被判处十二年及十八年有期徒刑。

和傅延昇当初“预言”的一样,银行与国家相关部门在最短的时间内强制执行了司氏在国内的各项资产。

但让戚屿感到奇怪的是,在司氏被处置期间,居然无一官方媒体公开报道过汪勇国行长及某高官被捕的新闻,而是隔了一年左右才有相关人员被双规的信息爆出来。当然,这已是后话,要不是戚屿自己了解过这起案件的部分内幕,知道他们确实涉入其中,还真以为他们被抓和司家毫无关系。

司家那边,听说司航被他爸爸与哥哥留下的心腹旧臣扶持着坐上了司家的掌权位置,经历这次“抄家”,司氏虽不至于一无所有,但所处的资产阶级也直线下降,而且这次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会对司氏今后在商业领域的发展形成巨大阻力,司氏恐怕再难复当年海城首富期间的风光局面。

判决下来不久后,为补交罚款,狱中的司厉不得以做出了变卖司氏在司源集团20%股份的决定,叫司航代为执行。

戚源诚携部分股东、合作方及山雨投资接收了10%,剩余的10%在股价低糜时被其他人瓜分收购,前前后后近两个月,司源集团的股价才勉强恢复稳定。

然而,就在这胶着的时刻,又出了一起突发事件!

十二月中旬,戚屿刚结束一学期的课程,正在公寓里收拾东西,桌上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戚屿随手接起,问了声“什么事”,看都没看屏幕就蹲下身子继续叠贴身衣物。

“你在做什么?”傅延昇熟悉的嗓音响起。

“收拾东西准备回国。”戚屿心浮气躁道。

“回国?”傅延昇愣道,“你不是说圣诞节不回去的么?我正准备买机票去看你呢!”

戚屿:“……”

他终于直起身,对着屏幕心浮气躁道:“出事了,我爸刚给我打电话,说王臻栋决定撤资,股价好不容易稳定,他这个时候要离场,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傅延昇反应过来,王臻栋是原司源集团除戚源诚外最大的独立股东,他蹙眉道:“他不是你爸的好朋友么?”

“那又如何?”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